正猪哥报丨无敌猪哥报图片,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四连肖精准公开爆料

斯维登拿下两大民宿品牌,非标住宿正在加速整合

图片来源:Unsplash

沉寂已久的本土民宿短租市场在年尾突然有了新动静。

12月3日晚间,据行业自媒体劲旅和环球旅讯报道,斯维登集团(下称“斯维登”)已经完成对有家美宿和城宿的全资收购,Airbnb成为斯维登重要股东,与此同时斯维登还获得了来自58同城的战略投资。

时代财经在第一时间向斯维登方面求证该消息,该集团品牌公关负责人表示已经注意到部分行业媒体的报道推送,但强调以官宣稿件信息为准,“我们会尽快给到官方信息。”该人士补充道。

而有家美宿的前公关人士则对时代财经称自己已经离职一段时间,“最近变动是有点大。”

此外,途家方面对于该消息表示不予置评。

另有知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一个多星期之前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比想象中的动作还大。”

被收购的两大“玩家”

在今年年初正式告别途家之后,罗军所带领的斯维登正在非标住宿的供应链上掀起一轮新的整合浪潮。

华美酒店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在12月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对于斯维登、城宿、有家美宿来说,都算得上一笔“两厢情愿”的买卖。“出让方落袋为安,收购方争取做大做强,两厢情愿。”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成立的房屋托管平台城宿,以北京的自营房源起步,主要面向一二线城市的高档社区公寓、胡同四合院开展房屋托管业务,包括精选房源、设计装修、清洁维护以及与房客沟通等。在房源拓展上,城宿与泰禾、碧桂园、万科、长沙君悦等大地产商都建立了合作关系。根据城宿联合创始人谭胜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截至2018年底,城宿房源数超过了3000套。

2018年4月脱胎于蚂蚁短租平台的有家民宿,则从出身起就含着“金钥匙”,它曾获得携程、途家战略投资,也被视为是携程系主力民宿产品。起步之初,有家民宿定位于“有性价比”的品质民宿产品,合作模式为合伙经营和全程托管,全部房源运营由有家美宿全权负责,业主和投资人极少或无需参与民宿的运营环节,每个月所得收益70%归业主和投资人,30%归有家。今年初,有家民宿升级为“有家美宿”后也开始尝试运用集中式酒店公寓类房源。

而从途家拆分出来的斯维登有着民宿的基因,其重心是民宿的品牌化与连锁化。斯维登的基础主力产品为酒店式公寓,除此之外还与拥有大量不动产的房地产开发企业项目合作,为拥有闲置房源的业主提供开放式托管、安心管家等服务。从其业务线来看,目前公寓线的体量最多,依次是成熟景区内的别墅、客栈、文旅产品;城宿、有家美宿代表的城市民宿业务体量最小。

这意味着,被斯维登收购之后,城宿、有家美宿与斯维登三方之间也存在不少产品线的重合。根据环球旅讯的报道,未来城宿、有家美宿的房源将会纳入斯维登自营的范畴,彼此之间的运营管理系统也会打通。

易观旅游健康行业中心分析师韩梦莹4日对时代财经分析称,对于有家、城宿这些更加垂直的民宿品牌来说,收购之后重点可能会往度假项目开发方面发展,“以后城市民宿和乡村、度假民宿的运营可能会出现更清晰的分野。”

错综复杂的关系

在韩梦莹看来,斯维登新的收购动作和融资消息,也意味着与途家“分手”之后,重新拥有了业务自主权。

如果将时间线拉长一点,2016年10月31日,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通过一封内部信,宣布了线上线下平台的拆分,这也是继当年10月20日途家正式宣布购携程、去哪儿旗下公寓民宿业务后的整合大动作。

2017年,途家进行了内部的管理层调整,彼时,罗军就已经将线上业务交给了大股东携程派来的杨昌乐,退居二线。今年1月29日,途家管理层再度发生变更,罗军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途家网CFO兼蚂蚁短租CEO王枫接任。到了2月26日,途家正式宣布集团首席运营官(COO)杨昌乐升任CEO,全面负责途家各项业务推进;创始人罗军卸任途家集团CEO,继续担任斯维登集团CEO及途家董事。

对于途家与斯维登的关系,新CEO杨昌乐曾公开表示,除了拥有一部分共同股东之外,没有什么关系。“两家是独立的公司,斯维登只是我们的供应商,这家供应商在民宿领域是比较有名的连锁,是我们比较重要的供应商。”

而另一方面,无论是城宿还是有家美宿,亦或者投资方58同城,彼此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6年,途家全资收购了蚂蚁短租,蚂蚁短租的原控股股东58集团也成为了途家的股东之一。而有家民宿则是由蚂蚁短租孵化的,蚂蚁短租CEO申志强担任有家民宿CEO,并且获得携程、途家战略投资。

城宿则在2018年7月拿到了Airbnb的500万美元融资,与此同时,Airbnb中国区总裁彭韬也是城宿的创始人。根据天眼查信息,Airbnb目前仍为城宿的最大股东,占有36%的股份,而彭韬曾经的创业公司面包旅行则持有城宿8.5%股份。这意味着,在斯维登完成对城宿的收购后,Airbnb也成为了斯维登的一大股东。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12月4日在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时也强调,这次并购获得了58同城和Airbnb某种程度上的参与,同时携程的途家没有作出干预,所以对于斯维登来说,极大地增强了自己运营城市民宿的能力。

杨彦锋同时强调,这与罗军自己的出身,尤其是在地产板块丰富的积累有关,“他看这块市场还是很准,整个共享住宿的政策法规都在朝着逐步规范的方向发展,市场上各大‘玩家’都在奋力进攻城市非标住宿市场,这里面出现资本层面的整合或者巨头的扩张,也是应有之义。”

更多整合或将上演

对于共享经济来说,今年并不是最好的年份,硅谷一众创业明星正在从共享经济梦中舒醒过来。Wework搁置了自己的IPO计划,又接连爆出了创始人离职、大规模裁员的消息,Uber和Lyft在上市之后的表现不尽如人意,这都让人对“共享经济”的模式感到迟疑。

而在共享住宿领域,Airbnb上市日程已经几度推迟,创始团队的焦虑和矛盾也在这个致力于打造“有温度”、强调“友善共享”精神的社区中逐渐暴露,与此同时,今年一二季度高昂的运营支出则让它面临全年亏损的压力。

在中国市场,共享经济的浪潮曾在单车大战中达到顶峰,又在ofo和摩拜的溃败之下变成一地鸡毛。到了2018年,伴随着整体融资环境的趋冷,共享住宿的融资相较于前一年下降了11.6%,融资总金额为33亿元人民币,2017年,这个金额为5.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80%。今年,这个赛道变得更加冷清寂静,当然无论是小猪还是途家都来到了E轮,其融资规模和估值已经不小,上市也传闻已久。

韩梦莹认为,目前非标住宿平台的头部格局已经基本确定了,接下来就是供应链的整合了。

“非标住宿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包括消化大量的库存市场,提高物业的利用率等,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一些运营主体已经成熟了,到了继续扩大和并购做强的阶段,诸如美团、途家、爱彼迎可能也会有同样的动作。”杨彦锋也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类似收并购动作发生。

不过韩梦莹对时代财经强调,“房源供应端仍然是一片混沌而巨大的蓝海,有太多毛病,如果想要赚钱就必须亲自下场,就连Airbnb来到中国,都不得不亲自去做B端。”

此前,小猪短租的前副总裁潘采夫在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时指出了同样的问题,非标住宿领域最大的挑战仍然是房源的标准化,“每个平台都不一样,平台内部也没有明确的规范,这就无法打消用户内心的疑虑。”

潘采夫指出,中国的民宿房源和从业者参差不齐,城市民宿很难解决社区的问题,高档的小区都是封闭的,不欢迎外来的、不确定的流动人口,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共享住宿很难有爆发性的增长。

赵焕焱则坦言,共享住宿的出路是规范化。“就像网约车一样对各方面进行规范”,在他看来,虽然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共享住宿服务规范,但并不具备法律效应,只是对大的平台方有一些约束效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